美国仍然严重依赖石油
澎湃新闻
分享到  
2020-03-23
19浏览

  
        在沙特阿拉伯决定提高产量并为客户提供原油折扣之后,油价一直在下跌。十年前,这对美国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现在,随着美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使美国成为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之一——石油价格的暴跌可能带来的痛苦与解脱一样多。这凸显了一个重要的动态:美国仍然严重依赖石油。

        上周,沙特阿拉伯与以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的谈判破裂后,沙特决定开放石油开采权。由于对冠状病毒的担忧打击了全球对石油的需求,油价已经出现了危险的下滑。随后,沙特阿拉伯将出口价格下调6美元至8美元,并宣布在4月1日前将日产量提高250万桶。由于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国未能达成协议,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Brent crude)上周下跌逾9%,至每桶45.27美元。在沙特阿拉伯宣布价格战的次日,美国原油价格跌至每桶31.13美元,创下1991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尽管全球油价下跌肯定会给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带来痛苦,但它对美国石油生产商(尤其是许多规模较小的页岩油生产商)的影响可能尤其严重。就连雪佛龙(Chevron)和埃克森(Exxon)等大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下跌,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宣布大幅削减股息。该公司在2019年举债收购了另一家美国生产商。

        特朗普政府肯定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困境表示同情,它们正受到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决策的影响——这两个国家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美国竞争对手破产。特朗普总统把促进美国新建立的能源独立作为一项主要任务,他对欧佩克的刻薄是众所周知的。如果白宫为受到油价下跌冲击的页岩气公司寻求联邦援助,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尽管这一举措将受到页岩气生产商和该行业数万名雇员的欢迎,但充其量也只是权宜之计。页岩革命对美国有利,但它只是减少了——而不是结束了——我们对外国生产商的依赖。正如利雅得和莫斯科刚刚证明的那样,海外的威权政权仍有能力对美国动用石油武器,尽管现在油价较低,而不是很高。

        如果美国真的想获得能源独立,仅仅成为石油净出口国是不够的。美国需要的是一个全面的能源安全愿景,一个超越化石燃料独立的愿景。

        该计划应包括对乙醇和电力等替代燃料来源和技术的持续投资,以及促进此类燃料市场竞争的政策,以打破汽油在美国交通行业近乎垄断的局面。一个强劲的替代燃料市场,将使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免受外国敌对势力驱动的石油市场波动的潜在影响。

        美国真正实现能源独立的愿景还应该优先考虑增加电动汽车的拥有量,并制定激励政策,包括为电动汽车提供补贴或指数化税收抵免。政府为电动汽车公司的研发工作提供的资金,还将为特斯拉(Tesla)或Lucid Motors等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额外的资源,以设计成本更低的车型,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与此同时,政府必须投资建设一个全国性的、连接良好的充电基础设施网络,以实现电动汽车的扩展使用。改善电池存储技术和降低替换成本的投资将进一步鼓励消费者采用电动汽车。

        美国依赖石油的动力可能已经改变。在重要能源进口方面,我们不再完全受惠于怀有敌意的外国生产商,但这些生产商的行动对全球市场产生了连锁反应,继续伤害我们。如果美国真的想实现能源独立,就必须为后石油时代做好准备。

声明:本文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处理;联系邮箱:copyright@gongkew.com。
资讯 > 当前位置
美国仍然严重依赖石油
访问数:19      日期:2020-03-23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在沙特阿拉伯决定提高产量并为客户提供原油折扣之后,油价一直在下跌。十年前,这对美国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现在,随着美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使美国成为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之一——石油价格的暴跌可能带来的痛苦与解脱一样多。这凸显了一个重要的动态:美国仍然严重依赖石油。

        上周,沙特阿拉伯与以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的谈判破裂后,沙特决定开放石油开采权。由于对冠状病毒的担忧打击了全球对石油的需求,油价已经出现了危险的下滑。随后,沙特阿拉伯将出口价格下调6美元至8美元,并宣布在4月1日前将日产量提高250万桶。由于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国未能达成协议,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Brent crude)上周下跌逾9%,至每桶45.27美元。在沙特阿拉伯宣布价格战的次日,美国原油价格跌至每桶31.13美元,创下1991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尽管全球油价下跌肯定会给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带来痛苦,但它对美国石油生产商(尤其是许多规模较小的页岩油生产商)的影响可能尤其严重。就连雪佛龙(Chevron)和埃克森(Exxon)等大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下跌,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宣布大幅削减股息。该公司在2019年举债收购了另一家美国生产商。

        特朗普政府肯定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困境表示同情,它们正受到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决策的影响——这两个国家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美国竞争对手破产。特朗普总统把促进美国新建立的能源独立作为一项主要任务,他对欧佩克的刻薄是众所周知的。如果白宫为受到油价下跌冲击的页岩气公司寻求联邦援助,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尽管这一举措将受到页岩气生产商和该行业数万名雇员的欢迎,但充其量也只是权宜之计。页岩革命对美国有利,但它只是减少了——而不是结束了——我们对外国生产商的依赖。正如利雅得和莫斯科刚刚证明的那样,海外的威权政权仍有能力对美国动用石油武器,尽管现在油价较低,而不是很高。

        如果美国真的想获得能源独立,仅仅成为石油净出口国是不够的。美国需要的是一个全面的能源安全愿景,一个超越化石燃料独立的愿景。

        该计划应包括对乙醇和电力等替代燃料来源和技术的持续投资,以及促进此类燃料市场竞争的政策,以打破汽油在美国交通行业近乎垄断的局面。一个强劲的替代燃料市场,将使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免受外国敌对势力驱动的石油市场波动的潜在影响。

        美国真正实现能源独立的愿景还应该优先考虑增加电动汽车的拥有量,并制定激励政策,包括为电动汽车提供补贴或指数化税收抵免。政府为电动汽车公司的研发工作提供的资金,还将为特斯拉(Tesla)或Lucid Motors等电动汽车制造商提供额外的资源,以设计成本更低的车型,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与此同时,政府必须投资建设一个全国性的、连接良好的充电基础设施网络,以实现电动汽车的扩展使用。改善电池存储技术和降低替换成本的投资将进一步鼓励消费者采用电动汽车。

        美国依赖石油的动力可能已经改变。在重要能源进口方面,我们不再完全受惠于怀有敌意的外国生产商,但这些生产商的行动对全球市场产生了连锁反应,继续伤害我们。如果美国真的想实现能源独立,就必须为后石油时代做好准备。

声明:本文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处理;联系邮箱:copyright@gongkew.com。
发表评论
1条评论
所有评论
zhangxue
发布于2020-03-25
美国就是想搞垄断